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干烧鱼 >正文

绿叶倾诉(雨声声)第五章:水来无情

时间2020-10-20 来源:页状剥落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T县城是一个盆地山城,四周围群山连亘,苍翠挺拔。时下正处大暑时节,仅仅那太阳就如此地放肆,如此强烈,从清晨第一抹开始照耀,直至最后的余辉沉落西山尖,似乎给盆地中的人镶上不可抗拒的浓抹重彩。在这样艳阳的光华里,没有人可以逃脱繁华。
  驼山坐落于T城最北面,逶迤的青山脚下,便是T城的老街,这里地势较低,住在这一带的人基本是老房子,这些年政府都把精力全部放在新城建设上。这里道路狭窄,而且多年失修,老房子的主人们都在等待中盼望早点能够拆迁,更无暇去维修那不堪一击的老房子。平日这里素有“小上海滩”之称。
  叫“小上海滩”是因为这里早年有一个电影院,只是时下看电影早已经时过近迁了,若大的梯形电影院,荒芜多年,只是前面的开阔大广场,亭台楼阁却不比当年放映时热闹的差,而且这里一到夜晚更是人声鼎沸,繁华一片,所以这里,太阳刚下山,那些这生意的就将台桌,宵夜摊点早早的摆放开来,若大的广场,不一会就水泄不通。
  电影院的周边,近年也盖起了多处简易小平房,供需求的人租赁,因这里的房价自然比新城房租价格低的多,那些不愿交高额房租的中低收入的人,就在此租价廉的房。住在这里的人是五花八门行业都有,这里也是小城出名的贫民窟之一。
  广场向上是一个缓坡,约三百米处就是新城的中心小学,梅雪想:儿子读书且又能自已去,不用接送,很是方便。于是就在这附近,租下一间年数较久的老房子店面。店面不大,但里面还带有一米宽的过道隔墙,这样梅雪就利用这一米宽的过道,搭了一张可跟儿子俩能睡的床。外间约十四平米,放上两张桌子做点小生意。她自己也没有长处,只会下点面条,而且还是从外面店里买来的半成品面。儿童良性癫痫如何治疗转眼二年多过去了,带着儿子艰难维持着生活,老公是一个月上来次把,看下儿子点下卯就回单位,对她来说她早已经习惯,也无多言,她只希望儿子过得好她就知足了。
  “妈妈,妈妈,我的作业做好了,你给看。”军军放学后,很自觉地就将作业做完。小家伙,坏的很,没有客人时从不叫,一看见妈妈在忙做生意,他就在叫个不停。
  梅雪知道小家伙这时叫的意思,想吃零食在横吵竖吵,乘着妈妈忙一叫一个准,梅雪只好忙拿出点零钱打发儿子:“军啊,你去买一个糖葫芦吃罢。”
  儿子拿着钱一溜烟跑去买吃了。这样梅雪也能静心做点生意。
  即时做生意的梅雪,也不失穿着上整洁。瞧她,匀称的身材,穿着淡黄色小碎花连衣裙,汗水浸透的上衣,像似沾上胶水,白净围裙在细柳腰上一系,将少妇的三围更显赫而出。披肩长发简单地用手拍松松地扎在后脑勺后面,更显得小妇人的温驯,两只手带着卫生手套,走路像风一样,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不时地招呼着来往的过客。有些小青年,常以吃面条的名誉来戏说:“娘子,来碗肉丝面。”而梅雪也总是笑说:“你好,欢迎光顾。”。通过两年多的经营,她也摸索了一点经验,渐渐地也适应了什么样的人,该说怎样的话,这样生意做的也红红火火,回头客也越来越多,她也不图赚大钱,只求保本,维持生活,这样她平日里,忙完生意,除了带好儿子,总是要济出一点时间来自学市场学,和其它一些书,她想:市场经济下,不同过去的计划经济,自己还是乘现在都学习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以备将来用上,俗话说“艺多不压身,只好不坏。”一面维持生活,一面将儿子带大点,自己再作其它打算。她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既然路是自己选择的,再难自己也要走下去,她也不想让自武汉在哪看癫痫病比较好己老公看不起她,她要借助阿基米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
  一连几天的高温,盆地中闷得的叫人昏头昏脑,无精打采,喘不过气,就连街道两边没有更新的老梧桐树都打了蔫。茶余饭后人们在一起唠嗑也总是离不了说雨,盼望着下雨的话题。傍晚,炽热的太阳早已经西沉,盆地中央上空也不见一丝云彩,到是驼山被淡淡的云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那似驼背一样的峰峦上飘渺,忽远忽近,若即若离,远远看去,妖气盎然,像似自负的张狂。
  盛夏的夜珊珊来迟,漫天的黑也是缓缓压下,夜幕悄悄地徐徐轻垂城下,万盏灯火辉煌,无月的天空几颗星辰在无目的的游荡。人们似乎早已经习惯盆地如此闷热的天气,小城也不会因闷热而停止他的脚步,人们造就选择自己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电影院前的广场热热闹闹,耀眼的霓虹灯下,打台球的,吃宵夜的,在亭楼上纳凉健谈的人们,似乎早忘记这盛夏难挨的夜晚,任时光荏苒。
  夜终于开始寂静,老街狭窄路面上,几会才个把人走过,路灯也开始打佯了,只有远处的广场,不时还传来喧嚷声。拖了一天疲惫身躯的梅雪,把儿子安顿好,再将明日的早晨餐点准备就绪,她便拉下小屋唯一对外的卷扎门,于是小屋子里顿时安静,似乎与外界隔绝,只有墙上挂壁式电扇在拼命的怒吼。
  这一夜让梅雪睡的好沉好沉,当她两眼睁开,如梦一场。
  本是早起的梅雪,昨夜不知为何如此酣睡,一觉醒来将脚一踏全是水,她吓的惊叫起来,水已浸到自己的膝盖下,她敢紧叫醒儿子,她不知这水从哪里而来,此时她看见店里全是飘浮物,头脑清醒的她立马想到家中电源开关,于是立马垫脚将电源开关拉下。
  其实,家中早已经断电,不过这种宝鸡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意识是对的。
  她迅速将桌上儿子的书包和自己有用一点物品抱起,放在儿子背上,又抢着将屋内有用的还有没被水浸到物品赶紧收拾到高点方桌上,反正抢点是一点。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办?怎么办?突然灵机一动,顺手将垫的被单撕了两大片,做成带子,将儿子紧紧地背在身后。此时她已经知道,水是从卷门底下缝隙中灌进来的,外面渲染声让她认识到了昨夜一定发生了什么。她叫天不应,叫地地无声。她做好了思想准备:唯一的卷门一旦拉起,则拉起的瞬间,注意果断介入,她将如何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水。此时,她已经将命豁出去了,忙半蹬下从水中摸到卷扎门插栓,深深地抿住一口气,用力将门提起,水迅速冲进,好在她早有思想准备,两手紧紧地抓住卷门框架上,任凭水浪冲进,水立刻淹到膝盖大腿上,她这才发现外面是肆虐的洪水夹杂折断树枝,石块竟然在那往日狭窄街道上如猛虎下山在奔跑,那隆隆轰轰的涛声在拍打着街道两边的房角,也最大限度地震撼着周围突围人的心。
  昨夜突降暴雨,驼山山洪暴发,下游的水库水位陡涨,导致水库破坝,瞬间涛涛洪水像一群入侵凶猛悍的敌人,一袭直下,使得这个地势低洼,热闹非凡“小上海滩”瞬间即逝。梅雪看到街道上被冲翻的摩托车,水流受赌,浊浪滔天,远处停放的小汽车,也宛如变成了一叶小舟。昔日的“小上海滩”在洪水中哭泣。
  梅雪眼望着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两年多的家当,浸泡在洪水之中,她无言的用眼扫了一眼,重新拉下卷闸门。她对背上的儿子说:“军啊,不要怕,乖哦,妈妈背着你,不要乱动。”她一面说一面艰难地沿着墙根人行道,跟随着大批脱险的人,向上游摸去。
  好不容易跟随突围的人来到上游广场开扩地,这里因地势平坦,水在这里瘼痫病什么食物不能吃被分流。多处的小亭,被石块和树枝所堵截,上游直下的洪水,在此形成大小不一的浪花。不远处丘陵山地上,围观看这水景的人们,济满了小山岗。梅雪背着儿子摸着起大腿深的水,上到一个小亭子上,她已经精皮力尽,望着滚滚洪流,心底惦起城南的父母,还有家人。但她从旁边人群口中得知,县城其它地方尚好,唯独这里,这样梅雪也放心一些。
  泛滥的洪水,让这里一夜变成不堪入目的景象。世人脸上,百感交集,梅雪心力交瘁,她将儿子从背上解下来,抱在怀中,望着眼前,昨日还是繁华一片,瞬间即逝,想一想:其实那也指不过是浮云一片啊!这个时候她感觉好孤独,她多么希望对面山岗看水的人群中,能出现丈夫和家人的身影。
  她为了打消自己念想,便叫儿子:“军啊,妈妈教你背诗好吗?”
  “好,好,妈妈,你哭了,为什么啊!”小军军望着妈妈的脸,用嫩白的小手去摸擦梅雪脸上的泪。
  “妈妈,没有哭,妈妈有军在身边,好高兴呢。”梅雪更哽咽地说,眼泪又溢出眼眶。梅雪也不知那眼泪为何而流?为谁而落?她用手擦了擦。“军啊!怕不怕眼前这大水啊!”梅雪无意识地问儿子。
  儿子一崩起来:“我才不怕呢,妈,你看我。”说着就要下水去。
  梅雪赶紧拦住儿子:“不怕就好,军啊,你长大后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来,妈妈教你背唐诗,好吗?”
  梅雪将儿子更紧搂抱在怀中大声念到:“‘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盘’”
  梅雪将王焕之的《登鹳雀楼》一句一句地教儿子,幼雅的童音顿时在小亭楼上回荡,母子俩,仿佛忘记眼前还处在泛滥洪水之中……
  (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讨债
  • 下一篇:苦雨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