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藕莲饮 >正文

第三回:好心人好意好心意;自信者自信自坚

时间2020-10-20 来源:页状剥落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三回:好心人好意好心意;自信者自信自坚
  诗说:
  人生交往本平凡,
  相遇音知总是缘。
  亲历身经方领悟,
  声名实力两相兼。
  一
  夜已深了。
  李中天泡了两杯茉莉花香茗。他拿出两瓶“营养快线”饮料,并且摆上苹果、香蕉、花生等,微笑着对杨圆圆说道:“请你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杨圆圆笑着说道,“你能谈谈你的人生之路吗?”
  “怎么说呢?”李中天笑着说道。
  “哈哈哈,作家嘛,总离不开文学的话题嘛!”杨圆圆笑着说道,“你能谈谈创作《花讯》的经历吗?”
  “哈哈哈,说到我创作《花讯》的经历,虽然足可以写成一部书,但是,毕竟我只是一位生活在乡村的小人物,写出来未必会多少吸引力。”李中天笑道。
  “哈哈哈,所谓吸引力,决定于人为。”杨圆圆笑着说道,“倘若有人说:‘乡村有位农民。’——当然没有吸引力。倘若有人说:‘乡村有位农民出了书,成为了作家。——就有了吸引力了。倘若有人说:‘乡村有位农民,不但除了书,成为了作家,而且还获得了文学大奖,成为了著名作家,并且还调到大城市从事文学工作。’——就很具有吸引力了。说到底,所谓吸引力,无非就是稀奇。而稀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人,二是物。对于作家而言,最吸引人的就是作品。所谓作品,最起码的标准,要有文学性。文学性的标准是什么呢?一是要有思想取向。这是文学作品的灵魂。二是要有艺术价值。也就是要有美学欣赏价值。’
  “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不容易。而要想在事业上出人头地,成名成家很难。”李中天笑着说道,“要想在文学上有所成就就更难!”
  “哈哈哈,每一位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成功人士,都有一段奋斗史。”杨圆圆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李中天笑着说道。
  “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杨圆圆笑着说道,“作家是精神贵族。现在,作家的景况愈来愈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李中天笑着说道,“我走的是文学之路。我不管前面有什么困难,我将坚持走下去。”
  “好啊!”杨圆圆笑着说道。
  李中天喝了一口饮料,顿时精神倍增。他对杨圆圆笑了笑,忽然,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他微笑着说道:
  “我最初动笔写作《花讯》时,还是十几岁的小伙子。那时候,我年少气强,精力旺盛。几个月时间,就完成了《花讯》第一卷的初稿。后来,由于生计,停笔赴外地打工。我到过煤山挖过你、煤,到过城里建筑工地做个工。亲身经历过多种危险与辛苦的体力劳动后来,在家乡一边务农,一边打工,一边坚持文学创作。《花讯》断断续续,几经修改。但是,我并不满意。
  “我家附近有两所学校——一所是李家庄中心小学,另一所就是青山中学。青山中学是青山镇的最高学府。我经常去青山中学图书室和阅览室阅读书籍报刊。
  “那天,我去青山中学阅览室阅读报刊,忽然听到有人叫道:‘李中天!’我闻声一看,只见是青山中学高中语文教师纪军,我说:‘你看报呀,纪军?’
  “纪军笑着问我:‘我早就听说你在写长篇小说,是真的吗?’
  “我说:‘是真的。’纪军笑着问道:‘你的大著能让我拜读吗?’
  “我说:‘欢迎啊!’纪军说:‘那好!今天下班后,我就去你家拜读你的大著,好吗?’
  “我说:‘好啊!’
  “纪军看了一会报,就出去了。
  “我看得正入神,忽然听到有人叫道:‘请出来!下班了!’我一看,只见青山中学阅览室管理员站在门口。我笑着问道:‘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呀?’管理员笑着说道:‘你看什么时候了呀?’我一看阅览室的挂钟,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说:‘我又不是外地人。你让我多看一会吧?’管理员笑着说道:‘李中天,我们是熟人。但是,这是青山中学阅览室,不是私人阅览室。学校阅览室有规章制度。上班、下班,都有具体的时间。要看报刊,请到上班时间再来。青山中学的教师上百人,学生上千人。如果没有规章制度,那么,怎么行呢?——我欢迎你下次来看。’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便离开了青山中学回家。”
  “我回家后,吃完中饭,便坐在沙发是看书。我看了一会书,被拿起一部《当代散文精品选》阅读。
  “我正看着,忽然听到外面‘叭叭叭——,叭叭叭——’的汽车喇叭声。
  “我心想:‘那是谁呢?’
  “我走到屋外,只见一部一汽‘大众’牌小轿车在水泥地坪中停止。不一会,从车里走下三位年轻男子。前面是纪军,后面另位不认识。
  “我正看着,纪军笑着介绍道:‘李中天,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叫纪小林,刚刚大学毕业到青山中学工作。纪小林在大学时代是学校里大名鼎鼎的才子。省作家协会会员。这位叫何国桢,刚刚调到青山中学工作。何国桢经常在报刊上发表作品,是市作家协会会员。’
  “我说:‘两位才子好!欢迎欢迎!’
  “纪小林笑着说道:‘李中天,我们听说你在家里创作长篇小说,我们是慕名拜访啊!’我笑着说道:‘纪小林,何国桢,你们两位作家来得好!我正要向你们请教啊!’纪小林笑着说道:‘我从小爱好文学。我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专业。因为在报刊发表了几篇小说,我申请加入了省作家协会。我很喜爱与作家相互交流。’我说:‘好啊!’何国桢笑着说道:‘李中天,纪小林是省作家我协会会员,我只是市作家会员会员。我在报刊也发表了一些小说、散文、诗歌,但是,我发表的几篇小说都短篇小说,我没有写过长篇小说,更没有发表过长篇小说。我听说你在家里写长篇小说,非常钦佩。我们专程赶来拜读你的大著啊!’
  “我说:‘好啊!你们首先请抽支烟,喝杯茶嘛!’我一边递烟,一边泡茶,并且摆上花生、瓜子、槟榔之类。
  “纪军笑着说道:‘我们给你增添麻烦了吧?’
  “我笑着说道:‘你们都是才子,你们大驾光临,使我乡村小院也沾光——增添了几分书卷气呢!’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叠厚厚的稿件放在沙发上,笑着说道:‘这是我的《花讯》第一卷初稿,热烈欢迎你们指教!
  “纪小林笑着说道:‘《花讯》第一卷怎么厚呀?——我不看你的内容,看到你能够创作怎么厚厚的小说,我想,你决非等闲之辈啊!’他说着,望了望纪军和何国桢,笑着说道:‘我们好好拜读吧?’纪军笑着说道:‘我们当地出了一位农民作家,这是好事,我们应该好好拜读啊!’何国桢笑着说道:‘李中天,你是搞长篇小说创作的才子,我们是文学同行啊!’
  “纪军、纪小林、何国桢各自拿起一本《花讯》稿件阅读。
  “我拿起一本《中国作家》翻阅。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纪小林笑着说道:‘李中天,你的小说写得很好!你能借给我带到学校去看吗?过几天,我给送来。’我说:‘好啊!我经常去你们学校图书室和阅览室阅读书籍报刊。——过几天,,我去你们学校找你吧?’纪小林笑着说道:‘好啊!我随时恭候你光临啊!’纪军笑着说道:‘李中天,你还是名不虚传啊!再见吧!’何国桢笑着说道:‘李中天,你的小说写得很好!我听纪军说我们青山镇还是写长篇小说的才子,我首先还有点不相信!我心想:‘总要亲自看看才相信!——今天,拜读了你的小说,我相信了!——我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我笑着说:‘我也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们!’纪军笑着说道:‘李中天,你居住在青山中学附近,我们都在青山中学工作,我们接触的机会很多。时间不早了。我们下次再谈吧?’何国桢笑着说道:‘我们再见吧!’纪军、纪小林、何国桢挥手告别驱车离去了。
  “我望着小轿车离去后,被回到屋里淘米煮饭。
  “我每天的事情,主要是写作、看书、上网。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过去了。
 患上癫痫病以后,是不是大脑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呢? “我心想:‘这么多天,书稿不知纪小林看完了没有?我到青山中学去看看如何呢?’
  “我这么想着,被向青山中学走去。
  “青山中学坐落在贾家庄贾家冲,相距很近。我没有驱车。我觉得,走走很好。我从家里出发,沿柏油公路往南走,不过几分钟,我就到了一个山冲里。我一看,只见:在茂密的丛林之中,一栋栋红砖楼房,格外引人注目。一道高高的围墙,将东西南北四处大院连成一片。大院的中央悬挂着‘青山中学’几个巨幅大字。一道铁门,将校园内外相连。
  “我走进校园内,首先去纪军的办公室。我进去,只见纪军正与几位教师交谈。我说了声:‘纪军,你们忙呀?’纪军见我进去,被向几位教师介绍。接着,他又向介绍道:‘李中天,你来到正好。我们正在谈论你的小说。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赵老师,这位魏老师,这位是邹老师,这位是贾老师,他们都是语文老师。他们的文学功底都非常深厚。象贾老师还是省高级教师,是省内有名的语文教育专家。他们都读过你的小说,都非常钦佩你。——你们相互认识一下吧?’
  “我们相互寒暄了几句。我问纪军:‘纪小林的办公室在哪里呀?’
  “纪军笑着说道:‘纪小林的办公室在第三栋第三层地十八号。你先休息一会,我陪你过去吧?’我笑着说‘你有时间吗?’纪军笑着说道:‘这几位老师等会都要去上课。我的课,还要下午。纪小林也要下午才有课呢!’我笑着说:‘那敢情好啊!’纪军笑着说道:‘你那是一句北京话吧?不是我们湖南话吧?我笑着说:’我说的不但是我们湖南话,而且是我们我们湘中的湖南话呢!‘纪军笑道:‘哈哈哈,是吗?’
  “几位老师要去上课,相继告辞而去。
  “纪军笑着说:‘我们去找纪小林吧?’我说:‘好啊!’
  “我随同纪军径直走到第三栋第三层第十八号纪小林的办公室。我走进屋里,只见一群拿起男女正在那里看《花讯》。我站在旁边看着。
  “纪军笑着说:‘纪小林,你来了客人啊!’
  “纪小林一看我,笑着说:‘你好,李中天,欢迎欢迎!’他一边说,一边办过一条绿色藤椅。接着,又给我泡了一杯茉莉花香茶。
  “我笑着说:‘纪小林,我们有见面了。我的《花讯》,你看完了吗?’
  “纪小林笑着说道:‘大著已经拜读了。写得真好!真令我非常敬仰!’
  “我笑着说:‘别开玩笑!你读后有什么印象吗?’
  “纪小林笑着说:‘我想不到——乡村还有你这样的大笔高手啊!’
  “我笑着说:‘你不会是取笑我吧?’
  “纪小林笑着说道:‘李中天,虽然我只是一位乡村中学教师,但是,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省作家协会会员。我读大学时申请加入了省作家协会。我在大学时代,也是学校颇负盛名的才子。我本来有机会留在省城。我留省城也许有更大的发展。党政机关、社会团体、新闻媒体、文艺单位、学校,企业单位,等待,省城很大,机会很多。别人都是想方设法往大城市里钻,你知道我为什么自愿到青山中学来工作吗?’
  “我笑着说:‘你热爱家乡嘛!’
  “纪小林笑着说道:‘我也是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我家几代都是知识分子。我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的,都放弃了留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扎根于乡村,在乡村中学任教。我现在并不能说我一辈子扎根于乡村中学。因为,我既是一位乡村中学教师,同时,我又是是一位作家。我也许在乡村工作几年后去城里寻求发展。——我的很多同学都在城里发展。但是,我想现在扎根于乡村。其实,对于作家来说,到基层锻炼,很好!——很多作家不是挂职到基层深入生活吗?我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你的小说很好!’他说着,停了停,又说:‘你看!这些人都是学校的教师,他们都看得这么入神,可见,你的作品真有魅力啊!’
  “我笑着说:‘谢谢你的鼓励!’
  “纪小林笑着说道:‘你的《花讯》是属于纯文学。我是搞纯文学的。现在,我很矛盾:我一直倾向于纯文学。我一直喜爱纯文学。我一直从事纯文学创作。我发表的也是纯文学作品。但是,现在,纯文文学远远没有大众文学吃香。我刚刚收到一位现在一家大众文学杂志社编辑部当编辑的我的大学同班同学的约稿信。我拿给看看吧?’纪小林说着递给一封信我一看,只见是《大众文学》编辑部寄来的。我将新看了一遍。信的内容是向纪小林约稿。看完信,笑着说:‘这也是好事啊!这家杂志的稿费标准还是很高的啊!’
  “纪小林笑着说道:‘我一直喜爱纯文学。但是,在稿费标准方面,发表纯文学作品远远没有大众文学作品的稿费高啊!’
  “我笑着说:‘各喜各爱。我喜爱纯文学。我坚持纯文学创作。至于稿费,我至今不能说没有得过稿费,但是,我所得到的稿费实在是少得可怜。我也要生活。我也需要稿费啊!但是,高纯文学,不但稿费很低,而且稿费很难得(当然,纯文学也要稿费很高的。那些著名作家的稿费还是相当可观的。)。我现在也很矛盾:我很想坚持高纯文学。但是,搞纯文学,成功很难。搞大众文学,相对要容易得多,但是,这又并非不是我的心愿。——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纪军笑着说道:‘我觉得:你认准了目标,就不要彷徨。沿着你的目标前进。‘你要相信,胜利就在前方!’
  “我笑着说:‘谢谢!’
  “纪小林笑着说道:‘李中天,我觉得:你的《花讯》很有思想价值,也很有艺术价值。真可谓是一部很好的小说。我非常倾慕你的才华。你的文学功底深厚。知识积累也很好!——你是青山镇了不起的才子!现在,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已经成为发表文学作品最为普遍的发表园地。很多普普通通的业余作者就是通过网络为发表平台,而后登上文坛的。你的《花讯》很好!你可以首先到网络上发表,然后到出版公司出版。’
  “纪军笑着说:‘当网络作家很好啊!很多作家,都是首先走网络作家的道路。我觉得:网络作家之路,切实可行。你完全可以去尝试啊!’
  “纪小林笑着说道:‘网络是很好的展示平台。我的很多作品,也是首先在网络上发表的。网络是作家、文学爱好者发表作品的重要园地。网络与传统媒体——报刊、出版公司,相比,具有方便、快捷等优势。只要我们手中有一部电脑,就可以写作、发稿。我就是通过电脑,不但发表了很多作品,而且结识了不少出版公司与报刊编辑。我给你讲一个真实故事吧?我读大学时,是学校很有名气的才子。我除了上课外,其他时间,一是进入学校图书馆看书。我的兴趣非常广泛,我除了文学方面的书,对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政治、经济、军事等等,我都看。二是上网。三是写作。我写的并不算多。我除了在网上发表作品,我经常向报刊投稿。对于报纸,我情有独钟。我还是读初中是就在省报上发表第一篇散文。后来,那篇散文给我带来很大的声誉。我不但被评为学校的三好学生,还被评为全市的优秀人物。后来,经常在省报上发表散文、诗歌。我进入大学后,已经很有名气了。正是因为我的一点小小的名气,我经常收到报刊杂志社的约稿函。偶尔也有报刊编辑找到我当面约稿。但是,那些上面约稿的编辑,往往是那些知名度不高、影响不大的刊物。对于那些知名度高、影响大的刊物,往往是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电子邮件之类的。有一回,我应一家杂志社之约,写一部反映大学校园生活的中篇小说,题目叫做《玫瑰园》。我花了一个星期,完成了小说。我将《玫瑰园》寄给那家省级文学期刊。我将稿件寄出之后,每天盼着采用通知。一天、二天、三天······一个月之后,《玫瑰园》被退回来了。同时收到编辑部寄来的一封信。当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位编辑给我的电话。那位编辑说,我的《玫瑰园》稿件不错。只要稍作修改就可以到刊物上发表。那位编辑在电话中说:“我们约个时间见个面。我们当面商谈一下改稿事宜吧?”我说:“好啊!”第二天下午,我正在改稿,忽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接过电话后,知道那家省级杂志社的编辑一家到了我我们大学的校园门怎么治羊癫疯口。我接过电话,立即赶到大学校园门口。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站在校园门口。旁边停着一部乳白色小轿车。我笑着问道:“你就是何英豪先生吧?我是《玫瑰园》作者纪小林。现在是本校读书。”那位年轻男子笑着说道:“你好,纪小林,我叫何英豪,是给你回复的那位编辑。我觉得你的小说写得不错。我专程赶来,想与你当面谈谈。——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好吗?”我说:“好啊!就到校园附近的酒家去谈谈吧?”何英豪笑着说道:“我们找一家小店——小店里人少,比较安静。”我笑着说:“好啊!”我就在校园前面的一家小店里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我买了两瓶饮料,一点花生。我笑着问道:“何英豪先生,依你之计,我的《玫瑰园》该如何修改呀?”何英豪笑着说道:“纪小林,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到那家省级文学期刊工作不久,我们都是同龄人,你不必讲什么客套。我也实话实说吧:我觉得:你的《玫瑰园》,题材很好!反映大学校园生活的小说,很好!你的小说,在质量上很不错!毕竟是大学生,又发表过很多文学作品。你的文学功底还是比较扎实的。我刊是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机关刊物。我刊是属于在全国很有影响的省级大型纯文学期刊。我们对于稿件的质量当然就要高一点。”我笑着问道:“具体如何修改呢?”何英豪笑着说道:“纪小林,你也是经常发表作品的作者了。至于说具体怎么修改,我作为编辑只能提出修改原则。要题材新颖,具有吸引力。至于说具体怎么修改,还是由你作者决定。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参考意见。我觉得,你的《玫瑰园》在内容上还是很有新意的。创新是小说的宗旨。我想,如果你的小说中能够适当增加一些有趣性的东西,效果会更佳。”我笑着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何英豪笑着说道:“纪小林,笑着纯文学远远没有大众文学吃香。这是事实。纯文学如何生存与发展?这既是有志于纯文学创作的增加关注的问题,也是纯文学期刊编辑关注的问题。虽然纯文学与大众文学有所不同,都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生存与发展。纯文学要生存与发展,纯文学期刊要生存与发展。如何生存与发展?说到底,拥有市场是市场与发展的根本。后来,我的《玫瑰园》不但进行了比较大的修改,还适当增添了一些细节。譬如说,我原稿中,写得是男女主人公一同去电影院看电影。那次修改改为女主人公与一位女同学一同去看电影。她们在途中遇到一位流氓调戏她们。被一位执勤的警察碰到。那位流氓被警察带走。后来,《玫瑰园》发表了。《玫瑰园》发表后,被很多文学期刊、报纸、网络转载。连电视台、广播电台也纷纷播出。后来,还被选入多种选集。在文坛引起了一定轰动。我也是一位《玫瑰园》的影响,被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忽然,听到一阵‘叮啷啷·······’的铃声。
  “纪小林笑着说:‘哦,吃饭了。李中天,你到学校吃餐便饭吧?’
  “我笑着说:‘谢谢!就在附近。你们吃中饭了,你们我首先告辞了。’
  “纪小林笑着说道:‘你还学校没有你的一份饭吗?既然是中饭时间了,你就留下吃中饭吧?’他说着,对纪军笑着说道:‘纪军,请你去食堂帮我打两份饭菜过来吧?’纪军笑着说道:‘好啊!纪军同另一位老师到学校食堂大饭去了。
  “不一会,纪军端来了饭菜。
  “我笑着说:‘纪小林、纪军,我给你们增加麻烦了啊!’
  “纪小林笑着说道:‘李中天,食堂生活,是便饭。招待不好,望莫见怪!——以后有机会,我再好好设宴招待你吧?’
  “忽然,有人高声叫道:‘啊呀呀,怎么这么识热闹呀?——哦,来了客人呀,纪小林?’话音未落,只见一位年轻男子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我一看,并不认识。我笑着问道:‘你是新调来的吧?’
  “纪小林笑着介绍道:‘李中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龙海军。龙海军在大学说道是我们大学校园颇负盛名的十位才子之。龙海军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龙海军要是有点社会关系,他很可能留城里发展了。我认为:龙海军到报刊杂志社去当编辑或者记者更适宜。龙海军,这位是青山镇的才子李中天。’
  “我笑着说:‘你好,龙海军。’
  “龙海军笑着说道:‘你好,李中天!’
  “我笑着说:‘龙海军,你与纪小林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吗?’
  “龙海军笑着说道:‘我与纪小林既是高中同班同学,又是大学同班同学。在高中阶段,我们既是同班同学,又是亲密朋友。那时候,纪小林的家庭条件好,我的家庭条件差。纪小林经常给予我经济支持。大学期间,我们又是同班同学。我们住在同一寝室。纪小林不但在经济上给予我支援,而且还经常支持我向报刊投稿。我在他的鼓励下,经常从报刊投稿。作品发表后,我就有了稿费。这样,就减轻了家里的经济负担。在大学几年,我发表了很多作品。大学毕业后,我很想留在城里工作。但是,很难找到令人满意的工作单位。我先后应聘过报刊杂志社、电视台、广播电台、学校、企业,都不尽如人意。——有的工作单位好,条件优越,待遇好,但是,门槛很高。譬如说,我去应聘一家报社,要求具有硕士或者博士研究生学历,或者要在省级报刊上发表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那些要求都很高。我都不具备啊!我又去应聘一家电视台,要求都很高。我又去应聘一家大公司,希望能够找到一份文职工作。但是,几家大公司找文职人员,大都要求女性。有几家规模不大的公司倒是主动上门找我,但是,我听说女性公司的经济效率大都并不算好。我想来想去,还是回到家乡工作好。我就来到青山中学工作。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迹,只是我在省城读书,一直没有机会拜访你——想不到,今天,有幸与你相识,真是缘分啊!我是学中文的,现在青山中学高中班担任语文教师。我喜爱文学创作。也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作品。你是搞长篇小说创作的才子。好啊!我与纪小林是多年的老同学,他的眼界很高。他对于你的《花讯》都非常赞赏,可见,你的《花讯》是很有阅读价值的。这很好啊!——你的大著能够让我拜读吗?我很想拜读你的大著呢!’
  “我笑着说:‘好啊!欢迎你多多指教啊!’
  “纪小林笑着说道:‘龙海军,你来得正好——李中天的长篇小说《花讯》在我这里放了一个星期,有很多教师都看了。他们都认为《花讯》是一部有分量、有价值的好小说。——你看看吧?’
  “龙海军笑着说:‘《花讯》书稿这么厚啊?’
  “纪小林笑着说道:‘这可是《花讯》第一卷呢!’
  “龙海军惊叹道:‘啊呀呀,《花讯》书稿这么厚还是第一卷呀?这么说,《花讯》是属于多卷体的鸿篇巨著呀?’
  “我笑着说‘我现在还完成《花讯》第一卷的初稿,并没有发表于出版。至于说《花讯》第二卷、第三卷······那是以后的事情。——我不知问道作品发表出去景况如何呢?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高声叫道:‘啊呀呀,这不是《花讯》作者老知吗?——哦,纪军、龙海军,你们也在这里呀?’
  “我闻声一看,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陌生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
  “我正看着,纪军笑着介绍:‘李中天,这位是刚刚从北京到我们学校工作的新任校长魏俊杰先生。魏俊杰先生可是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我笑着说:‘你好,魏俊杰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的笔名呀?’
  魏俊杰笑着说道:‘我不但知道你的笔名,还听说过你的事迹呢······’
  我笑着问道:‘是吗?你怎么知道呢?你不是本地人吧?’
  “魏俊杰笑着问我:‘你在报刊说发表过散文和诗歌吧?’
  “我笑着说:‘是啊!你怎么知道呢?’
  “魏俊杰笑着问道:‘你的笔名是叫老知吧?’
  “我笑着说:‘是啊!我的笔名叫老知。我的网名也叫老知。’
  “魏俊杰笑着说道:‘这我就对了嘛!我读过你的作品。我对于“老知”这个笔名有影响。我从北京河南省襄城县人民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来到青山镇时,我听到了有关老知的消息。我来到青山中学工作后知道,你就是附近的。当时,我想去拜访你,但是纪小林说,你的的《花讯》书稿在他这里,你过几天会到学校来。我心想:“我要见见老知。”——今天,终于见到了我熟悉的老知。’
  “我笑着说:‘我的笔名叫老知。我在发表作品时,我的署名是“老知”这个名字。我上网时,用户名、昵称都是一老知为主。但是,在家乡,叫笔名的并不算多。其实,我的名字很多。——以后,你们熟悉了就知道了。’
  “魏俊杰笑着说道:‘那是那是!’
  “我笑着问道:‘魏俊杰,别人想进北京,你怎么从北京来到青山镇呢?’
  “魏俊杰笑着说道:‘老知,我首先给你讲一个真实故事,好吗?’
  “我笑着说:‘好啊!’
  “魏俊杰笑着说道:‘我的家乡叫做魏家镇。镇里有个村庄,叫做何家庄。何家庄是一个大村庄。何家庄有户大户人家,姓何,是书香世家。在当地是显赫之家。何家有位公子,叫何俊杰,从小就聪颖过人,在当地,被人誉为是“神童”,很有名气。何俊杰是名不虚传——他从小学到中学,不但进的是重点小学、重点中学,而且还是成绩优异,总是摇摇领先。他读初中时就开始自学大学课程,到读高中时,一家自学了大学本科课程。何俊杰以全省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了令人向往的的清华大学深造。在全国最著名大学的大学里,精英云集。他在大学里成绩总是很冒尖。可见,他绝非等闲之辈。大学毕业后,他参加了硕士、博士研究生考试。全班五十多位同学,有二十多人参加了硕士、博士研究生考试。何俊杰没有读过硕士,却直接报考博士研究生考试。同时报考博士研究生考试的有五人。结果,有两人考上了博士研究生。而何俊杰榜上无名。何俊杰的几位导师,都是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声名卓著的学问大师。导师对何俊杰说:“你首先报考硕士研究生吧?’何俊杰笑着说:“我在中学时就自学了大学课程。我在大学里早就自学了硕士研究生课程。我要么就报考榜上研究生,要么就不报。”导师笑着说:“你没有考上,就说明你知识学得不牢固。你报考硕士研究生,首先读硕士研究生。读完硕士研究生后获得硕士学位后,你再报考博士研究生也好啊!”何俊杰笑着说:“读硕士研究生要四年。四年之后,再报博士研究生,又要四年。两个四年,就是八年。我不考硕士研究生。与其读四年硕士研究生,还不如到社会上闯出一番事业。”导师笑着说道:“退一步说,你留校任教也行啊!”何俊杰心想:“清华大学是世界第一流的名牌大学,学校里精英云集。我留校任教,在短时间内,很难有发展的前途。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去闯出一番天地来。”就这样,何俊杰就离开学校,自己去找工作。何俊杰在网上发表了求职信息。由于何俊杰在学生时代的影响,与何俊杰联系的单位很多——既有企业单位,也有研究机构。编辑多家单位还主动与何俊杰联系。就这样,何俊杰首先进了一家研究所。何俊杰进了那家研究所后发现:那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都是在不同领域卓有成就的中青年专家。他们大都是博士学位,其中很多还是海归人员。他们的职称大都是研究员、教授,至少也是硕士以上学位、副研究员、副教授以上职称。何俊杰在研究所,学历是最低的。他名义上是研究所研究员助力,其实,就是属于勤杂工之类——每次进行试验时,协助研究员拿拿仪器、计计资料等等。具体的试验,没有他的份。好几次,他想独立做试验,都被觉拒绝。何俊杰在那家研究所干了不久,心想:“这里没有发展前途。只有,另寻出路。”何俊杰离开了那家研究所。后来,找到了一家私营企业——环球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何俊杰心想:“到私营企业,景况应该会好转吧?”何俊杰找到那家私营企业后,那家企业的老板看了何俊杰的学历,非常高兴。那位老板告诉何俊杰:那位老板原来只有大学专科文化程度。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几家公司担任过供销经理。后来,自办公司。从最初注册的五百万元起步,经过短短几年的拼搏,到目前,公司已经拥有包括多种产业在内的几十家企业集团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或者连锁机构。总资产已经到达几百个亿。何俊杰被在环球集团公司总部董事长办公室工作。总部除了董事长办公室外,还有技术研发部、信息人事部、供销部等部门。董事长办公室除了董事长(即老板)外,包括董事长助理、办公室主任、秘书等六人。其中,包括两男四女。董事长助理是位年轻女郎,毕业于北京一所著名外贸大学研究生毕业,不但人生得非常俊美,而且,精明能干,通晓多门外语。办公室主任兼公司总工程师姓何,名叫何航,年纪五十多岁。早年曾在美国留学,获得过博士学位。原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总工程师,是一位很有名气的技术专家。后来,因为男女作风加上贪污受贿,被单位开除公职。何航被离开了单位,找到环球公司,在环球公司供职。何航是环球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主任兼公司总工程师,在公司内,可谓位高权重。何俊杰在董事长办公室工作,自然就成为了何俊杰的部下了。何俊杰年轻气盛,非常自负。而何航是著名的技术专家。知名度高、影响大。何航当然不会将一个本科生看在眼里。而何俊杰总认为自己是天才,恃才傲物。何俊杰认为何航年纪大了,应该退居二线,让年轻人来挑大梁。而何航声名显赫,唯我独尊。——就这样,何俊杰与何航都很自负。——他们有意无意就形成了一种对抗心理。——当然,他们之间,并没有公开对抗,都是在暗中较量。何航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身体强壮。他原本就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他到环球公司后,由于特殊身份与单位关系,与公司的几位女性职员关系冒昧。公司董事长(老板),因为要依仗何航的技术,虽然对于何航心中有所看法,也不好讲明。何俊杰与何航本来就只是淡淡之交后来,因为女人争风吃醋,从而,他们的矛盾不断加深。有一次,公司为了庆祝公司成立五周年,举行了盛大的文艺晚会。不但邀请了省、市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节目,而且邀请了全国部分著名歌星、影视明星前来助阵。公司董事长为了奖励有功之臣,在五星级宾馆设宴招待。何航、何俊杰都是董事长邀请的对象。同去的还有公司董事长助理和几位女秘书。在舞厅里,一位女秘书主动邀请董事长跳舞。董事长与女秘书在舞厅里翩翩起舞。何俊杰、何航、董事长助理同坐在一张桌子一边和饮料,一边看着董事长与女秘书跳舞。他们只见董事长抱着那位女秘书的腰,挨得很近,双手在那位女秘书的身上抚摸。那位女秘书的配合非常融洽。何航见状,不禁欲火中少。他主动邀请作者审判的董事长助理说:“我向邀请你去跳舞,好吗?”董事长助理望了望何俊杰,笑着问何俊杰道:“何俊杰,我们去跳舞,好吗?“何俊杰被于那位董事长助理跳舞。何航见状,妒忌不已,怀恨在心。他被想方设法排挤何俊杰。但是,天一直没有机会。后来,机会终于来了——全国工商企业招商会暨全国工商企业春季产品订货会在华南国际大都市——广州举行。环球公司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主任不会放过那样的机会。董事长决定亲自赴广州参加广交会。但是,在另行前突然接到公司住深圳办事处的紧急电话,要董事长火速赶往深圳。董事长只好立即乘飞机去深圳。董事长在临走前,对何航说:“老何,我要去深圳。广交会就拜托你了!”何航笑着说:“董事长,你就放心吧!”何航兼董事长离去后,心想:“这下——机遇来了!”何航、何俊杰生乘飞机到广州后,他们找到宾馆安置后,他对何俊杰笑着说:“小何,今天,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医院检查一下。业务方面还是麻烦你去谈判吧?”何俊杰笑着说:“何总,这怎么行?我到公司不久,对客户并不熟悉,他们会与我谈判吗?”何航笑着说:“这就要看你的好戏了!”后来,因为何俊杰到环球公司不久,与客户并不熟悉,那些客户不与他谈判,更没有签订合同。因此,何俊杰联系的客户不多。何俊杰、何航回到宾馆后,何航问:“你联系了多少客户呀?”何俊杰说:“不多。”何航嘴里说:“不要灰心。”心理却暗自高兴。当晚,董事长从深圳到了广州。董事长听说后非常生气。被问:“怎么会这样?”何俊杰说:“这不能怪我啊!我与客户并不张家口羊羔疯是怎么治疗的熟悉啊!”董事长大声训斥说:“你没有嘴巴呀?”这时,何航趁机说:“他搞业务不行!”董事长骂道:无用的东西!你脑瓜怎么这么不行呢?!“何俊杰说:”你说不行,那么,你就让我走吧!”董事长说:“你走吧!”何俊杰一气之下离开了环球公司。······’
  “魏俊杰说到这里,停了停,喝了一口茶。
  “我笑着问道:‘后来呢?’
  “魏俊杰笑着问道:‘你还想听吗?’
  “我笑着说:‘你说故事总不能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吧?’
  “魏俊杰笑道:“哈哈哈,我既不是作家,也不是故事家,可没有讲故事就非讲完不可的道理啊!”
  “我笑着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讲故事当然并没有义务,但是,你讲讲,我们开开眼界,增加见闻,是好事啊!你说是不是?’
  “魏俊杰笑着说:‘既然如此,我就接着讲吧!’
  “我笑着说:‘请接着讲吧!’
  “魏俊杰笑着说道:‘何俊杰里考环球集团公司后,心想:“北京是藏龙卧虎之地,我在短期内很难有出头之日。回到家乡去看看如何呢?”何俊杰这么想着,被回到家乡,在省城找到省科技厅主办的《今日科技》杂志社编辑部,经过笔试、面试后,被《今日科技》杂志社聘用为实习编辑。何俊杰进入《今日科技》杂志社后才知道:《今日科技》是省科技厅、省科学技术协会共同主办的大型科技期刊。由省科技厅副厅长、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副主席担任总编辑、副总编辑。杂志社编委会成员都是在省内外享有崇高声誉与重要影响的著名专家、学者。《今日科技》杂志社编辑委员会分为总编辑室、副总编辑室、办公室、编辑部。编辑部分为数学组、物理组、生物组、应用技术组等编辑小组。何俊杰在物理编辑组。何俊杰每天阅读大量稿件。何俊杰将稿件初审后交物理组组长复审。物理组组长复审通过后交总编辑终审。总编辑终审通过了,稿件就通过了。不过,根据编委会的规定,稿件经总编辑终审通过后,还要经编委会集体讨论。担任,这只是一种形式而已了。何俊杰在《今日科技》杂志社编辑部干了几个月,因为一篇稿件,他离开了《今日科技》杂志社编辑部。原来,那天,何俊杰收到一篇稿件,一看地址,原来是寄自美国哈弗大学。他一看作者姓名,原来作者是自己在清华大学读书时的同班同学。何俊杰同时还收到那位同班同学从美国哈弗大学发过来的电子邮件。那位同班同学在电子邮件中说,他现在美国留学,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他写了一篇学术论文,希望何俊杰推荐发表。那篇学术论文经何俊杰推荐,很快在《今日科技》上发表了。后来,那篇学术论文被多家学术期刊转载。何俊杰也获得了“优秀编辑奖”。但是,何俊杰对于那篇学术论文并不完全懂得。何俊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学识的浅薄。他想去报考硕士研究生,继续深造。但是,报考研究生,毕竟需要经济为支柱。同时,生存是基础。何俊杰心想:“我该怎么办?”何俊杰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报考在职研究生是最好的办法。就这样,何俊杰就离开了省城,跑到乡村中学工作去了。’
  “魏俊杰说到这里,停了停,笑着说:‘这就是何俊杰的故事。’
  “我笑着问道:‘魏俊杰,你说的就是你自己的故事吧?你说的何俊杰就是魏俊杰吧?’
  “魏俊杰笑着说:‘是啊!我说的就是我的故事。我说的何俊杰就是我——魏俊杰。我从小就非常自负。我有过辉煌,也有过迷茫。我先后在大学担教授助理、私营企业董事长助理、研究所研究员助理、科技期刊实习编辑、省报新闻编辑兼记者等不同职业。我觉得:不管在什么单位,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需要有真才实学。我以前总是认为自己是超人,但是,当我亲身有了经历后发现:我并不超人。社会上,到处都有不同领域的精英。我愈来愈感到自己知识的不足。我来到青山中学,就是想一边工作,一边报考在职研究生。’
  “我笑着说:‘好啊!’
  “魏俊杰笑着说道:‘老知,你是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是才子。我从小被人誉为“神童”。我有过辉煌。我的经历既平凡,又充满传奇色彩。我接触过许许多多的巨匠、大师、泰斗、大腕、名家、名人、专家、学者。我之所以给讲我的生活经历,并不是标榜自己。天涯何处无芳草?社会上,到处都有卓越人才。但是,什么是人才?如何成才?成才有没有捷径?有道是:“隔行如隔山。”虽然我是知识分子,但是,我是学理科的。我大学里学的专业是理论物理学。对于文学,我是属于门外汉。我最多属于文学爱好者。我不懂文学,不能对你的《花讯》作出什么批评。我想:纪小林是省作家协会会员、何英豪是市作家协会会员,他们都是作家,他们都喜爱你的作品,可见你的作品具有一定的分量与价值。质量应该不好差。这很好!我也是青山镇的。青山镇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青年作家,我们也可以沾光。作家的影响是很大的。我当然希望你的长篇小说《花讯》早日出版!我当然学位你早日成为名震文坛的作家、文学家。但是,你想过没有?地位、名望、财富是发表作品、出书的前提与支柱。如果你没有地位、没有名望、没有经济实力,那么,发表作品、出书很难啊!当然,地位、名望、财富,天上不会降下来,还需要我们去创造啊!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文学的景况愈来愈好了。你首先可以到网络、报刊上发表一些短篇作品——譬如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如果条件许可,那么还可以从事新闻通讯报导。这样,一来,发表作品可以提高你的知名度与人气,二来发表作品有了稿费,可以增加经济来源。待你在文坛有了一定知名度与人气了,发表作品、出书就非常方便了。你说呢?’
  “我笑着说:‘有道理。我赞同!’
  “魏俊杰笑着说道:‘哈哈哈,不知我是叫你老知好还是李中天好?’
  “我笑着说:‘老知是我的笔名,李中天是我的本名。我发表作品时,我喜爱署名“老知”,而在家乡,笔名也好,本名也罢,随你们的便吧!’
  “魏俊杰笑着说:‘那就好!’
  “我笑着说:‘名字只是一种符号。”
  “魏俊杰笑着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名字既是一种符号,又是特定身份的标志。譬如说:老知是作家。说到老知,别人就会想到你是作家。又譬如说:魏俊杰是清华大学毕业生。魏俊杰就是我。我就是魏俊杰。这就是身份。’
  “我笑着我问道:‘你从北京回到青山中学工作有什么理想?’
  “魏俊杰笑着答道:‘我想首先报考硕士研究生。如果顺利,在报考博士研究生。只有通电,才能实现自我,完善自我。’
  “我笑着说:‘好啊!’
  “不知不觉,我有听到了‘叮啷啷——’的铃声。
  “纪小林笑着说:‘李中天,我要去上课了。我们再见吧!’
  “我笑着:‘好!纪小林、纪军、魏俊杰,我们再见吧!’
  “我拿着《花讯》稿件离开了青山中学回家了。”
  李中天说到这里,喝了一口饮料,笑着说道:“我真想不到——我的《花讯》出版那么顺利啊!”
  杨圆圆笑着说道:“是啊!你是非常幸运的啊!”
  二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周围传来了雄鸡的报晓声。
  “哦,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啊!“李中天看到电视里显示的时间笑着说道,“我们该去休息了吧?”
  “你知道魏俊杰现在哪里工作?”杨圆圆笑着问道。
  “魏俊杰真是了不起的英才啊!”李中天笑着说道,“他在青山中学工作半年后考上了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不久就去北京读硕士研究生。一年后,获得硕士学位。不久,报考博士研究生。很顺利。后来,获得博士学位。现在赴美国留学去了。”
  “哦,真是奇才啊!”杨圆圆笑着说道。
  “是啊!”李中天笑着说道。
  “喔喔喔······”又是一阵雄鸡的报晓声。
  “哈哈哈,我们休息吧?”杨圆圆笑着说道。
  “哈哈哈,我们也该休息了啊!”李中天笑着说道。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最高境界
  • 下一篇:等你回来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