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干烧鱼 >正文

我的合租情人 第013章 纯阳绝脉(1)

时间2020-09-16 来源:页状剥落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说,你之前是干什么的?”

  “呃,我是在美国纽约,做点儿小买卖。”

  “什么买卖?是杀人放火,还是劫财劫色?”

  “你们看我像吗?我是在纽约的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想家了,就回国了。”

  “兮兮,子瑜,你们信吗?”

  “当然不信。”

  贾家老宅,贾思邈坐在椅子上,而沈君傲、唐子瑜和张兮兮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就像是审讯犯人一样,问着他各种问题。这是在家中,不是在公安局,她们怎么能这样呢。

  唐子瑜说,贾思邈的医术很好,在飞机上把一个心脏病突发的老头,都给治好了。这点,张兮兮也是连连点头,在西郊的瓜地中,他把一个什么日射病的重度中暑的老李头给抢救过来了。

  既然有这么好的医术,为什么不当大夫,还去搞什么生意呀?这点,唐子瑜和张兮兮不明白,沈君傲就更不明白了。现在,当大夫多赚钱啊,只要贾思邈往路边一坐,专门给人诊脉,又哪能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贾思邈苦笑道:“我也没有办法啊,我们贾家祖训,是不能用行医来赚钱,维持的。”

  张兮兮叫道:“什么祖训啊?既然不让赚钱,谁还去学医啊。是吧,子瑜?”

  唐子瑜道:“那都是未必呀,也有人学医不是为了赚钱,譬如说我……”

  张兮兮撇嘴道:“我去,你就别在这儿恶心我了好不好?不赚钱,看你吃什么,喝什么。连吃喝都没了,你还臭美什么。”

  唐子瑜咯咯笑道:“我天生丽质,有好多男人愿意养我,忻州癫痫病治疗的费用咋的吧?你就嫉妒去吧。”

  “我嫉妒?你信不信我立即给唐老伯打电话,说你没有去出国留学,而是躲在了南江市?他非让你嫁给徐北禅不可。”

  “我怕你啊?你要是敢把我的消息泄露出去,我就把你沐浴的裸照发布到网上去,看谁更狠。”

  张兮兮的裸照?这下,贾思邈终于是明白,为什么会在飞机上遇到唐子瑜了,不知道那个徐北禅又是什么人。贾思邈咳咳了两声,正色道:“子瑜,你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还是放我这儿,我给你保管吧,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唐子瑜瞟了眼张兮兮,笑道:“嗯,这个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张兮兮叫道:“唐子瑜,你要是敢给她,我非跟你拼命不可。”

  沈君傲瞪了她俩一眼,让她俩别乱吵,轻声道:“贾思邈,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在,我非受到陆剑飞的羞辱不可。”

  贾思邈笑道:“你住在我们贾家老宅……呃,我是你的租客,当然是要保护好房东的安全了。万一你出事了,我去哪儿住啊。”

  沈君傲明白,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反正这件事情要谢谢贾思邈。

  张兮兮瞄了瞄沈君傲,又看了看贾思邈,问道:“君傲,光嘴上说感谢有什么用啊?真正的感谢一个人,就要以身相许。子瑜,你说呢?”

  这种事情,哪能跟她站到统一战线上呢?唐子瑜连忙道:“我可没说,别拉我下水。”

  沈君傲照着张兮兮的脑门儿敲了一下,笑骂道:“也就是你能想到这样的歪心思,行了,大家都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对呀,我还要和贾哥去治癫痫病药物进货,赚钱呢。”

  张兮兮跳起来,伸了个懒腰,冲着贾思邈叫道:“贾哥,你说我们明天什么时候走呀?”

  没有人吭声。

  “咋的,你还想赖在这儿不走啊?你的房间是在厢房……”

  还是没有人吭声。

  这下,张兮兮就转过头来了,而唐子瑜和沈君傲也察觉出来了,他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的脸色涨得通红,就像是冒火了一样,连额头上的青筋都凸显了起来。他闭着眼睛,紧攥着拳头,紧咬着牙关,就是这样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却能够听得到他的牙齿咬得嘎吱嘎吱的声响。

  这是怎么了?

  张兮兮叫道:“贾哥不会是……不会是兽性大发了吧?”

  面对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在这儿干熬着,哪能熬得住?可他又想克制着自己,就变成这样了。张兮兮自觉地自己的解释还是很合理的,而沈君傲和唐子瑜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了。尤其是唐子瑜,她是南江医科大学大四学生,主修的就是中医专业。虽然说,她学得不怎么样,可这种事情还是看得明白,贾思邈好像是得了什么病,还是那种突发病症。

  唐子瑜大声道:“兮兮,君傲,贾哥肯定是有病了,我们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吧?”

  “有病了?”张兮兮盯着贾思邈瞅了又瞅的,问道:“子瑜,你在学校不就是学的大夫吗?你赶紧给贾哥看看啊。”

  “咳咳,我在学校那就是混日子了,哪有那本事啊。”

  沈君傲道:“别说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三女刚要上前,贾思邈扑通一下从椅子上栽了下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来,摔倒在了地上。他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往口袋中摸着,呻吟着道:“药,药,我口袋中有药……”

  唐子瑜连忙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中,一下子掏出来了好几个瓶瓶罐罐的,急道:“贾哥,哪个是你要吃的药啊?”

  贾思邈脖颈的动脉都凸起来了,就像是蚯蚓一样蠕动着,相当可怕,断断续续的道:“那个……那个蓝色小瓶的,给……给我……”

  唐子瑜连忙将那蓝色小瓶给打开,里面是一颗颗的小药丸,没有什么清香的气息,倒是有股子恶臭。她也不知道是要几颗才行,想要再问贾思邈,他的嘴巴张得老大,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拿着药丸,问道:“君傲,给他吃……吃几颗呀?”

  沈君傲是真想踩她两脚了,你说你在医科大学读了四年书了,怎么什么都不懂啊?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见贾思邈的手指张着,只有大手指微微往回弯曲,她也顾不得去想那么多了,大声道:“四颗,给他吃四颗。”

  唐子瑜直接将四颗药丸塞入了贾思邈的口中,而张兮兮也连忙将他的上半身给扶起来,当沈君傲要把水倒入他口中的时候,那几颗药已经融化了,自己流入了贾思邈的肚子中。没几秒钟,贾思邈急剧的喘息终于平复了下来,整个人倒在张兮兮的怀中,额头的青筋也终于是一点点的褪去,只剩下了豆粒大的汗珠,他的浑身上下就跟水洗的一样。

  她们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呀?一个个在精神高度紧张,松弛下来之后,也都跟着跌坐在地上,微微娇喘着。看着倒在地上,逐渐平静下来的贾思邈,她们互相望着对方,不禁面面相觑。

  张兮兮道:“子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唐子瑜没好气的道:“你问我,我问癫痫持续状态的临床表现有哪些谁去呀?不过,他的这种病症,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在什么医学典籍上看到过。”

  沈君傲道:“行了,他看上去也没事了,你俩去洗澡休息吧。”

  “这哪能行呢?没有了苦力哥,我怎么做生意啊。”

  张兮兮不走,唐子瑜也不走,三个人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翻看着电视节目,眼睛却时不时地瞄一下贾思邈。这样过去了差不多有一个来小时,贾思邈呻吟了一声,终于是坐了起来。他的脸色恢复了许多,精神却有些萎靡,好像是刚刚大病初愈一样。

  唐子瑜问道:“贾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呀?”

  贾思邈苦笑了两声道:“没事,老毛病了。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张兮兮问道:“那是什么老毛病啊?好可怕的样子啊。”

  贾思邈挣扎着站了起来,身子还跟着摇晃了一下,笑道:“没事,你们早点儿休息,我也该去睡觉了。”

  沈君傲道:“贾思邈,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大夫?”

  贾思邈摇头道:“不用,难道你们忘记了,我就是大夫?”

  没有再跟她们纠缠,贾思邈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蓬!房门一关,他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嘟囔着道:“真是好险啊,一年多了,怎么又突然间发作了?差点儿连小命儿都交待在这儿。”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