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兰花茶 >正文

访玉泉观有感2000字

时间2019-07-11 来源:页状剥落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以为,访道曾经必定是这样的,玄衣轻马,一路轻尘,人烟罕至的山脚下,抬眼望去,绿树掩映中,一座古观坐落半山腰,远离俗世,如世外桃源,云遮雾绕,若仙家福地。

  我以为,隐者曾经必然是这样的,一头鹤发,飘飘然有出世之姿;一缕白髯,笑捋间显仙风道骨;一柄白拂尘,挥动间便隔开了圣与俗。

  我以为,修行曾经必须是这样的,隔断红尘,绝弃俗事;餐风饮露,服气辟谷;研理论道,谈玄说妙;述三清,追四御;纵古今,谈天下。

  然而,当我从拥挤的公交车上挤下来,步行一段,拐进通向玉泉观的一段道路,所有的想象都支离破碎了。触目所见,竟是一条现代的柏油马路,笔直地指向一个气派的道观大门。并不见青苔石阶,也没有穿风竹林。路两边商铺林立,店名繁多,种类丰富,与寻常街巷并无不同。马路边,摆水果摊的,摆小吃摊的,一股世俗的味道充斥其间。购票处几个字太过刺目,而一身道士装扮却负责检票的道长,就更令人大跌眼镜。

  一直不喜欢过于商业化的包装和开发,所以更喜欢自然山川间流连,很少进入名刹古寺之类的旅游胜地。但,既来之,则安之,且游且览吧。

 西安的癫痫病医院 进入道观,才感觉有了几丝古风古韵,前面、左边都有台阶导向一个个高台之地。想来,很早之前,这里必然是人迹罕至的。古人将道观佛寺都建在僻远高峻之地,大概以示远离尘嚣不食人间烟火,再者高山仰止,自然让人心生敬畏。拾阶而上,来到一座道院门前,一张椅子,一位老道长,银发、长髯,髻发、玄冠,道袍、十方鞋,微眯着双眼,在清晨的太阳底下打盹儿,恬淡安详,倒也颇具仙家气度。进入院内,两侧布置着一些塑像,所示的该是地狱景象,有牛头马面,獠牙鬼差,可见两个鬼差卖力地拉着锯子,做欲将一个人锯作两半之势,还有一众鬼差抬着一人往油锅中送,塑形逼真,撼人魂魄。大概非青面獠牙、怒眉横目无以表达威严架势、逼人气势,不用恐怖画面、惊怖形象无以警戒人心、让人畏伏,这或许是宗教教化人心的基本手段了。正殿中,一个圣人塑像,威严中见慈眉,端正中露善目,让人心生敬。

  然而,气氛很快被打破了,进来了游览的一家人,见到院内的塑像,大人小孩惊呼叫嚷,又叽叽喳喳地摆姿势拍照。真是败兴!清修之地,做成了旅游景点,人来人往,宁静不再。而很多清修之人也如贩夫走卒一般,拿着计算器摁来摁去,商业味十足,少了超然世外的飘逸洒脱,多了市侩商人的红尘俗气。北京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p>

  摇摇头,快速逃离此间,继续往更高处攀登。行经一座道院,侧目一瞥,不由顿住了。院中,竟栽植了一株玫瑰,枝头,一朵红色的玫瑰花正兀自开放。名刹古观中栽柏种松见得多了,种菊养兰也常见到,但鲜见堂而皇之地栽植玫瑰花的。很是惊奇,决定停下来看个究竟。

  在院门对面的台阶上坐定,静静地等候着。晨风吹来,摇动树枝,摇出了一地的斑驳阳光,身后竹林传来细细的沙响声,蝉儿不知藏在哪儿,欢快地鸣唱着。呼吸平缓了,心绪也宁静了下来。

  那朵玫瑰花也轻轻颔首。

  种玫瑰的会是什么人呢?会是一位年轻的道长吗?他是否是刚修行不久,道行不深,还割舍不下红尘的牵绊?抑或是一位年轻的女道长?这一路走来,才知道,这座观中,也有女道长。或许,这座院中,住着的是一位年轻的女道长了,她定是喜欢玫瑰花的艳丽,就像所有女子都喜欢一样,又或者,她也憧憬红尘的浪漫呢?

  正在我暗自猜想的时候,一位年老的女道长从院中出现。她约莫五十光景,脸上皱纹很明显,而且,她的左腿似乎不灵便,走路一瘸一瘸的。难道她是此间主人?我不禁疑惑。出来后,只见她坐在了门侧的台阶上,不言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语,就那么安静地坐着。我望着她,心想,或许她是只是此间主人的道友吧。

  少顷,一位道长上来,和坐着的女道长攀谈起来,说话间,女道长邀请道长进院中坐会儿。哦,她竟然就是这间院子的主人啊!真是令人意外。她,为什么会在自己的院中栽植一株玫瑰呢?要知道,玫瑰所代表的,是爱情,是浪漫,与出家人是完全不可同语的。再说了,玫瑰更是青年男女的专利啊。我到底还是无法将眼前的女道长和院中娇艳的玫瑰花画上等号。

  再看那株玫瑰,才注意到,那花儿,并不是种在花盆里的,而是用几片瓦围成圆筒状,充当了花盆。我突然醒悟到,玫瑰为什么一定是种在花盆里的?就像玫瑰为什么一定是代表爱情的?凡此种种,只不过是我们的怀抱了太多的含义,于是普通的玫瑰,被赋予了太多的内容,贴上了格式化的标签。然而,一旦拆掉红尘俗世的商业包装,摘去关于男欢女爱的浪漫标签,再把什么花语抛弃掉,把什么情人节统统忘掉,它剩下的最本质的东西,不就只是一株花吗?它不就如一棵树、一杆竹一样普通吗?

  此刻,这株玫瑰和眼前的这位女道长,竟在我的眼里重叠了。她坐在门前石阶上,安详而恬然,那微眯的双眼,那恬静的姿态,舒缓的呼吸,以兰州去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及微微的颔首,正不是一株玫瑰在晨风中的模样吗?

  我突然领悟到,所谓修行,并不是远离人烟,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避世,本就没有脱离红尘的修行。所谓修行,不过是在自己信仰的、自己建设的系统里,去粗取精,清心寡欲,在简单的生活中让各种杂乱的思绪纷纷退散,日子久了,自然越活越清净,自然内心澄净,自然眉宇舒展。

  继续观览,太阳已攀高,游客纷至沓来,拾阶而上者与踏阶而下者擦肩,陌生的人们坐在休息椅上歇息共语,情侣喜笑颜颜牵手攀登,父子相互鼓劲比赛攀登。触眼所及,问卦的、测字的,焚香的,叩首的,人们在这一方天地里,乐融融,笑开怀。

  行至玉泉旁,聚集了一群人。玉泉观,因山上有一碧水莹莹、清甜透脑的玉泉而得名。一座小亭,将玉泉围抱起来,其间有工作人员用桶汲出水来,供游客品饮,不过要以10元的价格兑。来此之前,友人极力劝我要饮一杯玉泉水。本也跃跃欲试,想要品饮一杯。不过此刻,不说非是琼浆,即使是琼浆,我已得修行妙法,这玉泉之水,不饮也罢。

  翩翩然轻步下山,施施然含笑而去。身后,玉泉观巍然矗立。

  文|李彦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